上海的冬天不会下雪,也难得一见这样的好天气。
办公室还残留着尚未消散的油漆味,讨论中夹杂着键盘声令人烦躁。
我坐在高层看着进出城的潮汐车流发呆,身后偶尔路过的人让我反感。
又是一年,依然很丧。

以前还能觉得一切很远,如今却不得不面对奔三的现实。
两年前离开养老的地方来到这里,如今却开始动摇是否要继续坚持。

近期比特币疯长,周围不少人都加入了这场疯狂。
先行者一夜致富,观望者担心接盘。
如同前几年的股市和房价,这个世界对于懒惰的『稳健投资者』本身就不友好。

我时常怀疑该如何生存,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乡镇,收入与生活成本都不匹配。
通货膨胀不断加剧,养老制度如同笑话,生育成本令人窒息。
就连日常娱乐都要遭到限制,随口一句都可能触碰敏感词。

太丧了。

工作上经历了一些调整,开始变得枯燥乏味。
这半年多做着几乎相同的事,日复一日。
我学着给自己的生活增加惊喜,买东西,去旅行。
它们确实有效,但不治根本,快乐并不持久。

太丧了。

敲到这里,本来打算谈一谈情感问题。
但就在这一刻,大学室友发来微信,告诉我他跳槽到了苏宁。
然后我把他骂了一顿,真是恨铁不成钢。

骂人真的好爽。

评论

  1. 不给力的面条
    不给力的面条

    这小伙子也跑去苏宁了 https://yufan.me/

    回复